大家先别看日久生情了吧,写的什么玩意啊!等以后我修修再看!

乔乔在一个夜晚捕到过一只蝴蝶。蝴蝶翅膀上金色的绒毛颤抖,在他扣着面罩的鼻尖掀起一阵小型飓风,带着微薄的男香尾调和湿热的汗水的风,急促地扑到乔乔的脸上。


倘若是阿芙洛狄忒的诞生,海浪的喧嚣或许也不过如此。乔乔盯着蝴蝶想,啊,浪花掀起的白色泡沫哪有泡泡好看啊!这扇起彩色泡泡的蝴蝶,在夜里也闪着泠泠的光。


如果蝴蝶多在乔乔的指尖停留一会儿,他一定要不停追问,用自己洁白的牙齿要挟蝴蝶藏匿的温柔:那天晚上吻我的是海风还是你,难不成是阿芙洛狄忒吗,你这个笨蛋。


但是蝴蝶从窗户飞走了。金色绒毛抖落,灼透了脏兮兮的手套,...

谢谢大家,孩子终于蹭到2000fo了(很可能一会儿就掉了)。虽然之前说抽一个人出来磕个头,但是显然没有人会想要这种东西(靠),毕竟我是一个工具人。所以还是开点梗吧我12月考完试抽五个写,不到5个就都写!

cp大概西乔(天呐我居然敢搞西乔了我的泪腺不允许)、承花、仗露、茸米、茸茶、承仗、茶里苏、茶布。这些吧!剧情和pwp都可以,虽然说着不写pwp了还是开了个专门写pwp的子博,我不是人。

留评论或者提问箱都可以。

以上。谢谢大家!

偷渡

  • 承花


  • 写给秋 @届不到 。祝秋秋生日快乐,新的一岁事事顺安。

  • 写的时候在听:sleep away


是花京院把承太郎约出来的,用清晨的第一通电话。他们约在1988年一个热风粘稠的夏末,坐在一幢荒废的房子的屋顶,看太阳没进海岸线。


“你说今晚要用来做什么来着?”承太郎叩了叩易拉罐拉环,似乎是在跟易拉罐打招呼。但是花京院知道,他大概是在表达“失礼了”——下一秒他捅开了罐身。

“我说,”花京院转开目光,看着眼前的太阳,“今晚用来一起和今年的夏天告别。”他的脸笼罩在融金的落日光晖里,连睫毛也沾着红色;或许它们本来就是红的。承太郎...

Fly me to the moon


1996年的秋天,承太郎和名为“花京院”的信号失去联系八年半。他把自己困在华丽废墟里,告别的那一步遥遥无期。


他提着一盒同事塞给他的月见团子,走在回家的路上,他的影子拉得很长,手里的盒子摇摇晃晃。路上没什么人,连路灯下趋光的飞蛾都只剩下夏末的最后一批,无暇顾及经过的穿白色风衣的男人。男人却驻足在灯下,掏出裤子口袋里的烟盒,单手磕出最后一根,用嘴叼了出来。


他很久没有见花京院了,也很久没吸烟了。他咂得出味道的最后一根烟,是和花京院一同抽过的

我不想成为只能想念你的人

  • 承花


你是不是还留着那片刘海,风吹会乱跑,扫到我的脸上像羽毛。

1 | 2
© 梦不见缪斯 / Powered by LOFTER